赣视网赣视网 > 旅游 > 自助游 > 正文

净化心灵 背包客的心灵远游

2012-11-12 11:29来源:《行家》

  德国

  重温柏林墙的历史

  德国在欧共体的特殊地位,不仅仅是拥有精密的机械和让人肃然起敬的严谨,还有战争的烙印和闻名于世的柏林墙。德国最著名的城市柏林在二战末期曾遭受严重的空袭,硝烟过后的废墟被四个强国分区占领,从此分裂成民主德国和联邦德国。

  

德国

德国

  分裂后的东西德国,成为两大军事集团的欧洲战线,西德东德的差距也因此日益加大。不仅拥有两个市政府,两套政治体系,两种货币,经济发展水平也产生了巨大的鸿沟。1945年到1961年间,每年约有数十万民主德国公民通过柏林逃往联邦德国,于是东德在柏林筑起了一道不可逾越的双层墙并派重兵把守。直至1989年柏林墙被推倒,长年分隔两地的亲人才最终得以相见。在这长达28年的封锁中,发生了许多黑色幽默和传奇故事,比如一心期望家人团聚的东德人尝试过靠潜水艇、挖地洞、跳楼,甚至自制热气球,冲破柏林墙的阻隔。现在柏林市慕伦大街还留有一段柏林墙,不过这是后人为了予人们思考和遐想仿造的。

  

曾经硝烟弥漫

曾经硝烟弥漫

  来到柏林,一定要去看一下勃兰登堡门 (Brandenburger Tor),它曾经是普鲁士王国的凯旋门,最上方有一个驾驶战车疾行的胜利女神铜雕像。雕像曾于1806年拿破仑攻克柏林时,被劫到了巴黎,1814年又随着胜利的列车回到了柏林,成为了自由的象征。德国分裂后也正是以这里为界,划定了军事分界线。柏林墙倒塌后,这里更成为统一的象征,连欧元10分、20分、50分硬币背面的图案,也都是勃兰登堡门的图案。

  现在的勃兰登堡门庄严肃穆地矗立在城市中心,车辆只能绕道而行。风霜的长久侵蚀使得勃兰登堡门的外表伤痕累累,似乎在向人们述说历史的沧桑。与勃兰登堡门上的雕像遥遥相对的,是梯亚公园正中的胜利纪念柱,67米的高塔上方,金色的胜利女神傲立城市上空,游人登上台阶,在胜利柱塔顶鸟瞰柏林市景,二战阵亡将士纪念碑、帝国议会等景观都能尽收眼底。

  靠近勃兰登堡门的是俄罗斯大使馆,往昔的硝烟弥漫和戒备森严,如今已是云淡风轻。只是当人们仰头凝视勃兰登堡门上的四驾“胜利战车”时,依旧肃然起敬。柏林墙拆除已有20载,市中心也经过了重新设计,重现德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大气风范,它背后所承载的历史,也是人类近代史上历久弥新的记忆。

  尼泊尔

  珠峰下的王国

  尼泊尔位于中国和印度之间,是亚洲最古老的国家之一,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它成为了东西方文化和种族的大熔炉,孕育出特有的艺术形态和民族传统。首都加德满都建于公元723年,被称为“寺庙之城”,有大大小小庙宇2700多座。漫步加德满都,就像走进了一个巨大的建筑博物馆。无论是皇宫、庙宇,还是普通民居,这里的窗棂都布满了形形色色以宗教为题材的雕刻。佛像、菩萨、猛兽、飞禽形态各异,这些优美的雕塑在古老红墙的映衬下,展现了时间雕琢的美感。

  

让心灵远游

让心灵远游

  除了建筑,这个城市还充满世俗生活的气息。坐在出租车里,呈现在我眼前的加德满都,贫穷、肮脏、拥挤、华丽,公车、寺院任何地方都挤满了人。拥挤的街道上随时会有动物出没,狗、羊都懒洋洋地躺在那里,车辆鸣笛逼近后,它们才慢慢走开。当地结了婚的女子穿着鲜红的裙子,许多人额心点着红点,大大的眼睛热烈而迷茫。

  

不一样的旅程

不一样的旅程

  市里的泰米尔区(Thamel)是旅游者来尼泊尔必去的聚集地,满载着和我们同一世界的现代文明,灯红酒绿、夜夜笙歌、语言混杂,也吸引着无数的背包客。晚餐时分,我来到一家古朴的正宗尼泊尔餐厅,进门必须脱鞋,还要接受饭店经理在我们额头点个红点。点红对尼泊尔人来说,不是一种装饰,而是生活、礼仪、祈祷和祝福。这些红点,简单的为清水加朱砂,复杂的,则由朱砂混和米粒加酸奶调制而成。在尼泊尔,每年最隆重的节日莫过于德赛节,国王和王后在王宫分别为男女臣民点红。

  

山顶上的天象奇观

山顶上的天象奇观

  离开加德满都后,我踏上了尼泊尔最负盛名的风景区——博卡拉。面前是喜马拉雅南坡庄严寂静的安娜普娜雪山,那里终年积雪,绚烂无比。为了从天空拍下珠峰的雄姿,我参加了当地的滑翔机观光项目。

  一早来到滑翔机起飞点,我告诉机长我不只是想坐滑翔机低空观赏博卡拉市,还希望飞到4000米高空去拍摄安娜普娜雪山。他答应了我的要求。滑翔机小型的螺旋桨把我们推向高空,穿过云层的刹那,滑翔机剧烈地振动,类似布料的机翼仿佛要被撕开一样。在4000米高空,激烈的风速刺骨般地透过滑雪衣钻进身体,大约飞行了40分钟,安娜普娜雪山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山顶覆盖的积雪已非常清晰。机长一鼓作气,飞到离雪山更近的地方,示意我握紧铁杆,然后猛地拉动单边的机翼,在雪山的跟前急转弯,让另一边的机翼高高在上,为我的视线留出了大片无遮无掩的景色,雪山顶峰便完完全全呈现在我的面前。

  肯尼亚

  野生动物的天堂

  著名的东非大裂谷和肯尼亚野生动物保护区,曾经是西方上流社会人士所向往和憧憬的另一类探险度假天堂。许多人都被那片土地上的野生动物,旖旎的非洲大草原,原汁原味的自然风光以及当地土著人离奇的生活所吸引。

  

温文尔雅的长颈鹿

温文尔雅的长颈鹿

  我深受《动物世界》的影响,对非洲大陆向往已久。时光荏苒,当我踏上南非和北非的土地之后,去中非的愿望变得更加强烈了。加上一直听说乞力马扎罗山上的积雪随着气候变暖,已经融化得差不多了,再过几年这座千年雪顶将可能成为绝景,我就再也按捺不住了。

  我从荷兰阿姆斯特丹转机,8个小时直飞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内罗毕是肯尼亚经济文化的中心,也是整个非洲东部最大的城市。我下榻的摄政酒店,据说是我国国家领导人访问肯尼亚时下榻的酒店,措施严密,非常安全,离市中心的市政厅只有10分钟路程。酒店保安见我孤身一人,劝说我不要独自外出,因为街上行人很杂,而我实在忍受不了天天吃西餐的日子,决定去市中心一家中餐馆就餐,结果酒店免费派一辆车接送,不愧为国宾馆的待遇。

  

火烈鸟

火烈鸟

  走在大街上,经常会有很多当地黑人与我搭讪,极力向我推销去野生动物保护区的旅游项目和租车信息,我只好装着不懂英文。而他们却锲而不舍地跟了我几条大街,到了宾馆门口才悻悻离去。

  我向一位出租车司机打听租车去野生动物保护区的情况。当他听说我想租车8天去独行时,当即表示愿意带我去找一家当地最好的旅行社。第二天,我就租到了一辆特种车,就是典型的路虎吉普车,车顶可以打开,头可以伸出窗外观赏,方便拍照。我果断地签了协议,一小时后就踏上了南去的旅程。

  在去往肯尼亚坦桑尼亚野生动物保护区的旅途中,我脑海里浮现出这样一幅人间仙境的画面:广阔的非洲草原,成群的大象、羚羊、斑马,鸟儿在天空飞翔,背景是非洲最高最著名的山峰乞力马扎罗山。

  从内罗毕到坦桑尼亚边境的安博塞利动物保护区,大概有300千公里的路程,经过5个小时的颠簸,我才在傍晚时分抵达安博塞利国家公园。在肯尼亚坦桑尼亚这片边境草原上,处处弥漫着浓烈的动物气息。吉普车奔驰在广阔的地平线上,驶向草原的深处。我紧紧盯住窗外一望无际的草原,努力搜索着人们常说的非洲五大兽:大象、犀牛、野牛、狮子和猎豹。然而我看到最多的是斑马群、成双成对头顶皇冠的鹤群和走路温文尔雅的长颈鹿群。

  我住在“沃图凯”度假村,位于肯尼亚坦桑尼亚边境处。选择入住这个度假村,是因为度假村的正前方就是乞力马扎罗山。当我坐在度假村设计古朴的酒吧阁楼上,眼前就是清晰可见的乞力马扎罗山,山下是群群非洲大象,步态轻盈地走过草原。大象是安博塞利国家公园的最佳景色,每天清晨,大象都会穿过度假村前的这片草原,去到另一边的沼泽地饮水觅食,形成一道原始美丽流动的风景线。

  马赛马拉

  人与动物的和谐世界

  离开安博塞利国家公园,我来到了地球上最大的野生哺乳动物栖息地——马赛马拉自然保护区。马赛马拉位于东非大裂谷的边境地带,栖息着无数食草动物,当然也会吸引大量猛兽。每年七八月的动物大迁徙就发生在这里,有几百万只非洲角马和其他动物,在此期间从坦桑尼亚迁徙到肯尼亚,越过马拉河后在新的草原上栖息。在马拉河河畔,只见河马在河里泡游,非洲鳄鱼在岸上懒懒地晒太阳,似乎在期待着动物大迁徙的到来。

  

马赛人

马赛人

  在边境散步时,身边始终跟着一位提着冲锋枪的士兵,这是因为担心野生动物特别是鳄鱼对游客的攻击。远远地看到大树下有块石碑,走近一看,是肯尼亚与坦桑尼亚的边界界碑。我跨树干两侧,一脚在肯尼亚,另一脚就在坦桑尼亚,轻而易举从一个国家到了另一个国家。

  马赛马拉自然保护区占地1500平方千米,从金黄色的小丘,到枝叶茂盛的密林,都能感受到人与自然无比和谐的画面。成群结队的斑马和长颈鹿,在我们车辆周围漫不经心地吃草和散步。鹿群快乐地奔跑,狮子在大树下乘凉,没有恶意地盯着我们,成群的大象与我们的车旁同行,一大群黄棕色的非洲羚羊,更为这片草原增添了一份古朴气息。

  

村口

村口

  马赛马拉自然保护区里还居住着许多马赛人,他们防御却不猎杀动物,靠自己圈养的牲畜来维持生计。马赛人在野生动物遍布的每一个角落,搭建他们的部落,与野生动物共存。司机把我送到马赛人的村口,三十多个穿着民族服装的当地人欢迎我们。他们一字排开,女性齐声合唱,男性开始跳舞。在阳光下,男性几乎人人手持一根细木棍,身披红色格子布做成的服饰。女性则裹着五颜六色的花布,要不是她们脖子和耳朵上挂满了珠子饰品,还不容易分辨他们的性别,因为她们像男性一样都剃着光头。据说马赛人披在身上的那块红格子布,动物见了都会自动避开,因为在动物世界里,马赛人就是动物眼中的另一种生物。

  希腊

  在爱琴海游弋

  八月,正是雅典最热烈最美丽的季节,地中海式的气候让这里永远阳光灿烂,热而不闷。虽没有北欧郁郁苍苍的树林,爱琴海遍地生长的橄榄树、果树和花草却将这里装点出浓浓的热带风情。明亮的阳光,碧蓝的海水,时间仿佛变得空旷而悠长了。

  

希腊

希腊

  卫城不仅是雅典也是全希腊人民的骄傲。它建于海拔156米的雅典山顶上,从雅典市的任何地方都可看到,人们通常只能从西侧登顶。卫城大约建于公元前447年,因为年代久远和精雕细琢,这里几乎曾容纳和残存了古希腊最杰出的作品,其中最主要的景点就是帕提侬神庙(又称雅典娜庙)、埃雷赫修神庙和卫城入口等。

  为了便于观赏卫城,我特意找了一间雅典的高级酒店,以便随心所欲地从窗口一眼望见卫城的雄姿。在我的眼前,那里不仅有美丽的古老卫城、拾阶而上的老者,还有亘古不变的阳光和邈远动听的神话传说。

  帕提侬神庙是古希腊祭祀诸神之庙,以祭祀智慧女神雅典娜为主。帕提侬神庙的外形呈长方形,由46根多立克式环柱构成柱廊,被称为“希腊国宝”。神庙的主体有两个大厅,殿内原先供奉着巨大的雅典娜神像,但这一由黄金和象牙雕刻的杰作,已于公元5世纪失踪。现在供奉的只是个赝品。帕提侬神庙的楣饰是由92块白色大理石装饰而成,上面绘满描述希腊神话的浮雕,极其精美。

  卫城是诗人荷马的故乡,也是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故乡。诗人记录了古老的神话,而三位哲学家几乎奠定了西方文化的哲学基础。在希腊还有另一个激动人心的胜景,就是位于伯罗奔尼撒半岛西部的奥林匹亚村,距离雅典370千米。现存的有古代的体育场、宙斯神庙和赫拉神庙等遗迹。遥想公元前 776年夏天,第一届奥林匹亚竞技会在这里举行,近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由此诞生,此后每四年一次,至今断断续续已有两千多年。

  不过,希腊最让人着迷的当属爱琴海。爱琴这个名字带来了无数的浪漫和遐想,原来这是一个国王的名字,他为了祭祀儿子,跳入这片蓝色海水,长眠于此。一直听说爱琴海上有颗珍珠,叫圣托里尼岛。我坐了9 个小时的船,从雅典来到了这座小岛,住的酒店名字叫V.V.V. ( VolcanoView Villas 火山风景别墅)。酒店建立在圣托里尼出名的火山风景线的悬崖边,一排排梯状的地中海别墅群坐落在悬崖上,所有深蓝色的门窗与白色的建筑在蓝天白云中组成了一幅同样色彩的画。凭栏远眺,太阳徐徐地消失在火山岛的深处,暮色下的一片渚清沙白,吸收了太阳所有的余温后,也沉淀了白日的喧嚣。

  捷克

  卡夫卡的故乡

  捷克首都布拉格是一座千年古城,千万座风格各异的古建筑依然存在,教堂、钟楼、古堡……卡夫卡和米兰昆就诞生于此。捷克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在1993年前,捷克和斯洛伐克同属一个国家,称为捷克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布拉格位于波西米亚平原上,跨伏尔塔瓦河两岸,享受着比它的国家更高的知名度。

  布拉格分为老城区、新城区、城堡区和小城区四个部分。布拉格老城区的老城广场总让我意犹未尽。老城广场900多年来一直是当地群众集会的场所,市政厅、卡罗利努姆宫、伯利恒教堂和火药门等著名建筑,有序地分布在广场的各个角落。

  其中最别致的是一座建于1410年的钟楼。尽管钟楼的外墙因年代久远早已剥落,但它精美别致的自鸣钟足以吸引所有前来布拉格的游人。一到整点,钟上面的小窗就会自动打开,钟声鸣响,十二个圣像犹如走马灯一样在窗口一一出现。这个结构复杂而奇妙的自鸣钟,是15世纪中期,一位钳工用锤子、钳子、锉刀等工具建造而成,至今仍走时准确,布拉格的市民们也常常停下来在这里校对手表。

  置身于老城广场上,打量着周围耸立的千年建筑,目视着古老的马车缓慢走过,我不由得想起捷克和布拉格漫长的历史和多舛的命运。尤其是在二战的炮火纷飞中,为了保护城市不被轰炸,布拉格甘愿委屈求全,接受了一切条件,这座城才有了今天的万古长青和完美无缺。

  来到布拉格,我特意到金巷(Zlata Ulicka)游览了卡夫卡的故居。金巷是布拉格古堡最著名的景点之一,卡夫卡就曾经居住在那里的22号,现在已经变成一家小小的书店。圣乔治教堂与玩具博物馆之间的这片土地,是布拉格最富诗情画意的地方,这里原本住着仆人和工匠,后来变成了卡夫卡居所。我在想,作为保险公司小职员的卡夫卡,是如何在这个小房子里写出《城堡》、《审判》和《变形记》这些奇异而伟大作品的。我坐在布拉格的露天咖啡茶座,品尝着杯中的咖啡,注视着卡夫卡故居的小屋,努力回忆着他著作里的那些情节……作为文学大师,卡夫卡在世界文学史上,绝对是一个异数。

  走在布拉格的大街上,我想像着秋天的景致,这里应该是一个黄叶漫卷的金色国度。那时候,建筑还是那样华丽而优雅,生活还是那样低调而幸福,只有那些代表布拉格做工精美的手工艺品永远不会变,无论春夏秋冬,都深深吸引着每一位来到布拉格的游人。

[责任编辑:]
分享到: 更多

健康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