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视网赣视网 > 旅游 > 国内游 > 正文

与世无争之古城 浓情江水之钨都赣州

2013-01-11 15:00来源:天涯社区

  如果说,赣州有一道文脉,那么这条文脉一定沿着蜿蜒的城市轨迹,遗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里。从宋朝的古城墙、到市井街巷,再到脚下的福寿沟,而承载这片气质的核心区域恰巧存在于章贡二江的汇合之处——赣州老城的东北角。
 
 
  赣州的文化,也正是从这里走出了岭南、武夷的群山环抱。
 
  左边章江、右边贡水。在赣州古城的最北边汇合成了我们今天熟知的赣江。向北奔驰的赣江,像血液流向心脏一样,藏于赣北的中国第一淡水湖——鄱阳湖,滋润了江西这片绿得像翡翠一样的树叶,也成为连接赣鄱儿女内心深处的母亲河。而这个南方的“赣巨人”的命运从开始便和面前的江水牢牢捆绑在一起,起也赣江,落也赣江。
 
  赣州,镶嵌在深山和沟堑的蛮荒和瘴气之中,第一批移民随着大秦王朝南征,第一次带来了北方的炊烟,从此一扫茹毛饮血、刀耕火种。赣州的文明,总是和每一次历史上的灾难有着血亲姻缘。每一次外族的入侵,总会迫使新一波的移民南下,开垦新的文明。每一次皇朝变更和流放总是让无数仁人志士像流星一样跟赣州擦肩而过,感慨万千。我的客家先祖们,正是在南宋时,把赣州文明推向了历史的最高点。
 
 
  在这一年,赣州凭扼守赣江和大庾岭的地理位置,架起了沟通“江南佳丽地”和“岭南万户侯”的重要交通枢纽,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一跃成为当时的三十六大城市之一。
 
  时光荏苒,雨打风吹,由船只托起的浮桥,见证了千百年间,过往行人一浅一深的履历,更见证了过往岁月赣州城的繁荣和苍凉。从建春门城之上,眺望这座再熟悉不过的浮桥,儿时桥下游泳的画面不住浮想在眼前,河对岸的溜冰场也留下过我们新一批赣州人的欢声笑语。耳边传来的时,熙熙攘攘的人群,此起彼伏的叫卖,时光一下回到了千年之前,南宋鼎盛的赣江江面上总是停泊了大小无数等待通过浮桥开启的过往船舶,黑压压的轨干和船帆就这么硬生生得伸向我面前的这片窄窄的天空。而过往的行人、商贩、则依次等待通过早晨开启的建春城门,人头攒动、络绎不绝,像极了一副活生生的卷轴古画《清明上河图》——正在徐徐摊开,就这么一下横放在我们后生晚辈面前任凭我们目瞪口呆、大呼小叫,她却宠辱不惊、不紧不慢。
 
  到了近代,浮桥就像赣州话一样,一个是空间的隔阂,一个是认知的隔阂,硬是把赣州文化从客家文化里拽了出来。这个过程中,当然少不了明朝王阳明引广西狼兵驻守赣州城,北方官话在赣州城的强势推行,像一把剪刀一下就剪断了连接母体的脐带,造成了今天奇特的方言孤岛,更孕育了风韵独特的赣州人。
 
 
  老赣州人津津乐道的三十六条街、七十二条巷里外都蕴藏了赣州城的富庶、智慧和情爱。从北方迁徙而来的客家,难忘故土深情,总是喜欢把北方宏大的地理(贺兰山)名称安放在今天这个怎么看起来都的名不副实的小山丘上。因辛弃疾的“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而闻名的郁孤台就落在今天赣州贺兰山的山顶,弹指一挥间,辛弃疾的百年孤独想必是有增无减
 
  这里曾经是赣州古城的制高点,所以先人们就对北方故乡的思念移植到新的生存空间,朝夕相伴,最后也算是落叶归根。古城赣州的所有民居和攻式都是依地势地而建,其中的堪舆风水文化更是整个城市规划里的点睛之作,从赣南三寮走出的风水师更与全球华人地区著名许多建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 共4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责任编辑:]
    分享到: 更多

    健康养生